无标题文档
新闻广播|滨海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生活广播|文艺广播|音乐广播|相声广播|农村广播|小说广播
首  页  频道简介  新闻动态  主播秀  节目时间表  联系我们
更多...
“特别报道稳中求进促发展”:本市围绕延伸产业链,立足大项目和优势产业,吸引配套企业落户投资
达沃斯论坛“市民代表”选拔活动进行经济组复赛
《特别报道——稳中求进促发展》本市各部门各单位积极谋划重点突破
2014年天津夏季达沃斯“市民代表”选拔活动复赛举行
更多...
从外地保姆到天津媳妇

2018-01-08 08:09   稿源: 天津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   编辑: 新闻广播 陈景欣

  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天津。2017年底,由北京大学和天津大学联合开展的调查显示,天津市外地人口占比已经超过24%。他们之中有毕业后留下工作的青年,有掌握一技之长的务工者,也有追随子女而来的老年人。来自江苏省溧阳市新昌镇小渚村的黄英娣就是其中一位。三十多年前,她以保姆的身份来到天津,本想赚些钱之后回到老家,然而种种经历后她最终把家安在了天津。今天的基层写真之每周调查——《热点面对面》请听记者宋震、杨赛的报道《从外地保姆到天津媳妇》。

  河东区十三经路18号院一间一楼把角的小屋,窗户上贴着醒目的大红窗花,这是黄英娣开的小卖部,也是她的家。

  走进小店,暖意融融,烟酒糖茶几十种商品明码标价,摆放整齐。看到记者来了,黄英娣从里屋迎出来。这套40平米的小偏单里屋是夫妻俩的卧室,外屋改成了小卖部。

  (录音:

  黄:40多(平米),13万买的,那阵零几年。现在知足了……压混)

  黄英娣的丈夫名叫杨德泉,以前在一商储运工作,1978年因工伤造成下肢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父母年纪一天天老了,就想着雇个保姆照顾杨德泉的生活起居。1985年,当时19岁的黄英娣经老乡介绍来到这个家。

  (录音:就觉得这儿的生活比农村轻松,伺候他就相当于保姆的意思,给我工资。)

  起初,黄英娣只是想来城市里闯荡闯荡、赚点儿钱再回老家。谁想到:日复一日,爱情的种子在杨德泉和黄英娣之间逐渐生根发芽。1987年两人结了婚,但那时黄英娣并没有找到太多家的感觉——那时候,天津的外地人还不算多,对于来自农村的黄英娣,很多人或多或少有些歧视。

  (录音:黄:我那阵就跟他弟弟老矛盾特别深,他老歧视我农村的,就骂啊跟我打啊。)

  为了减少矛盾,黄英娣和丈夫搬出了婆家,租住在中山门附近一处十多平米的平房里。黄英娣没有工作,两个人的生活来源仅靠丈夫杨德泉的工资加上工伤护理费,每个月也就70来块钱。1988年,黄英娣怀孕了,这意味着本来就拮据的家里不久又要多一笔开支,只好张罗着摆摊儿补贴家用。最困难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过自己的选择,犹豫是不是回老家生活。但最终,黄英娣还是留了下来。因为她渐渐感受到来自周围的善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帮助这个外乡人。

  (录音:

  黄:冬天就卖烟,天热冰棍、立爽汽水、大桔子水。那阵又没有冰箱,他那个同学一看他残疾借给我们一个木头箱。那阵我从门口做买卖,有时他不好受躺着替不了我,两点三点没吃饭,那个赵姐,她给我盛碗饭来给我吃,桑大姐她妈妈也是烙点儿盒子、烙饼嘛的老给我。)

  1989年春,河东区龙潭路上多了一个小摊儿,天蒙蒙亮,黄英娣就推着丈夫出摊儿,夜幕降临两人才收拾东西回家。在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下,无论多苦多难,黄英娣夫妻始终坚守着这个小摊。

  (录音:

  黄:那阵没有钱,就200块钱,一样上一条烟,卖了这条相当于卖出来一点钱了这一条还剩一盒了又去上一条。煤气站站长,老从我那儿待着,电啊水啊乱七八糟都给我帮忙来,买菜推着他,好心人多得不得了,人家搬走了把所有的衣裳都了我……压混)

  让黄英娣感到命运转机的是1992年丈夫单位的一次房屋调整,为了照顾下肢残疾的杨德泉,单位把他们从中山门的平房调整到十三经路18号院一楼的一个独单。从此,流动的小摊位变成了18号院里的一个小售货亭。黄英娣来到天津后,头一次找到了归属感。

  (录音:

  黄:就稳定了,亭子里那阵就觉得特别知足。尤其我搬到我们这院里来还真没有歧视我的现在,这院里还没有背后说我农村的什么这个那个。楼上范大夫两口子,那阵他褥疮身上烂,人家下班就上我们家来给我们俩治。院里头其实(好心人)老多了,有的也不知道人家姓嘛叫嘛。有时他轮椅上那个摩托车一弄摔跤了,人家老远跑来托一下上去了,到那阵你的心都感动得没法没法的。)

  在这个院子里,下肢残疾的杨德泉和来自江苏农村的黄英娣不仅得到了邻居们的帮助,更让夫妻俩感动和珍视的是被周围人尊重和接纳的感觉。

  时间来到2006年,黄英娣夫妻凭借多年来辛苦攒下的几万块钱,再加上亲朋好友借款总共十几万块钱,换到了院里一套一楼的偏单,小卖部也从亭子挪到了家里。走进屋里,右手边放着两个冰柜,左手边是一套组合柜改成的货架,东西不多,都是老百姓常用的柴米油盐。在时间的冲刷下,墙上商品价目表的黑色字迹已经模糊不清,有些商品名被黄英娣用红色水笔描了几次,但是价位一栏始终没有改动过。她说,这些年得到的帮助太多,东西卖便宜点儿也是力所能及地回报大家。

  (录音:

  黄:现在你像院里头有人就说我买别人东西也买买你的也买,也是照顾嘛。反正就觉得有人我就便宜点儿,烟嘛的像这个长白山都卖11,我都卖10块。就走个销量就得了。……压混)

  比起过去经历的种种艰辛,如今靠丈夫的退休金和小卖部的收入,夫妻俩不再为生计发愁。元旦前,杨德泉让女儿从网上买来剪纸和刻刀。每年春节前一两个月,他就开始张罗着制作窗花和吊钱儿。这门手艺本来是隔壁张大爷怕他整天待在屋里憋闷教给他解闷的,杨德泉不这么想,他觉得生活越来越好了,自己也能为大伙儿做点儿什么,这也是一片心意。

  (录音:

  杨德泉:就给大伙儿分,挨家送,谁要几张、有多少窗户就给拿多少张。拿样子拿板子上拿刀一刻就出来了,很简单,就是一个心细。)

  一旁正在给杨德泉打下手的女儿杨鑫,和母亲黄英娣一样,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干练,童年的经历让她看起来更加成熟。本来在一家旅行社工作的杨鑫,决定实现自己当初的愿望,找一份能够帮助更多残疾人的工作。前不久,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河东区残联的公益岗。

  (录音:

  杨:因为本身我就处在这样的一个残疾人家庭里,我觉得我对残疾人是充满善意的,我们培训的时候,比如有的老师说他可能干一辈子都不会像残疾人本身,或者残疾人家属这样去理解残疾人,可能从这一方面就是对残疾人理解这一块会更多一些吧。)

  今年是黄英娣在天津的第33个年头,她已经由一个外地保姆变成了一个天津媳妇。她用夹杂着江苏口音又略带天津味儿的话不断重复说,已经有感情了。这些年,除了邻居们的接济,来自政府的关心让给黄英娣家解决了很多问题。大王庄街十三经路社区居委会副书记郭丽2015年刚来到这里工作时,就把黄英娣家的情况看在眼里、放在心上,除了每年过年过节的问候,还为他们争取了不少专项补助。

  (录音:

  郭:咱社区一般救助都有一种台账,比如说咱看到了困难的要记下来,别人过来反映的我有困难也要记下来。像我们一般把需要帮助的人都列成条,比如说能归到妇联口的就妇联救助,低保符合人家标准的按国家标准低保救助,像黄姐他们家就属于残疾人的这种,一般就是残联这边每年有的补助都按这个发给他们。但是我觉得她特别阳光,就是她对生活就是幸福指数也提高了很多。)

  今年1月,闺女杨鑫就要去河东区残联正式上班了;上高职的二儿子正在为考二级运动员做准备,未来他想做一名体育教师;丈夫则定期去医院做治疗。黄英娣觉得生活一天比一天好。

  其实,我们身边有许多像黄英娣这样的“外地人”,他们带着各自的梦想来到天津。这里有机会,也有各种可能性。他们经历着悲伤和喜悦,感受着友爱和温暖,也收获了幸福。他们是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这座城市发展成果的最新体现。

  热点面对面,在对话交流、深入求证中,找出问题,寻找答案!感谢您的收听!

受理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1782 转 8020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